-趙東猶豫了一下,摔門離開,結果冇走多遠就後悔了。

可要是就這麼回去?那也太冇麵子了吧!

想了想,他決定今天先各自冷靜一下。

等明天再回去,到時候不管她怎麼罵,忍著就是了,又掉不了幾塊肉。

連魏東明都解決了,難道還能自毀長城?

再說了,昨天因為自己,她剛剛被家裡切斷了經濟來源。

以她的性子,肯定不會跟家裡主動服軟。

這個時候跟她吵架,那還算什麼男人?

心裡想著,煩悶也就漸漸消解。

歸根結底一句話,好女人是寵出來的,而不是吵出來的。

正想著,一輛保衛科的電動車緩緩駛來。

上了車,徐三邊開邊抱怨,“東哥,今晚食堂夥食不錯,我原本想給你帶一份當夜宵,結果孫胖子不讓,媽的,等哪天咱們兄弟倆上位了,非得找找他的晦氣!”

趙東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我吃過了。”

徐三擠了擠眼睛,“在哪吃的?是不是孟小姐那?”

趙東笑罵一聲,“外麵隨便吃的,以後當著外人彆瞎說。”

徐三嘿嘿一笑,忙著閉嘴。

說著,路邊的一家小飯店映入眼簾。

他靈機一動,讓徐三在外麵等了一會,自己進去買了一大堆鹵菜和花生米,再來一瓶白酒和兩包玉溪,又是一百多塊不見。

趙東感歎,這錢還真的不抗花,下午剛剛打到卡上的五千塊工資,還冇等過夜就已經花掉一千。

雖說母親的手術費已經付上了,可後期的恢複療養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蘇菲那邊剛被家裡切斷了主要的經濟來源,三萬塊的工資聽上去不少,不過以她大手大腳的花錢習慣,能撐上半個月都算勤儉持家了。

眼看距離下次發工資還有一個月,兩個人就指著剩下的四千塊維持生計?

趙東想到這裡就一陣頭疼,儘管蘇菲嘴上並不承認他的身份,不過這不是逃避責任的理由。

既然當初說過要對她負責,哪怕咬碎了牙也得往肚子裡麵咽!

不多時,兩人已經來到工地大門。

三期的工程進度很快,幾棟樓盤全都已經封頂,因此除了幾輛進料出渣的貨車,一切安安靜靜。

趙東走在前麵敲開保安室的大門。

老頭斜叼著煙,一看是這倆人,哼哈一聲,連眼皮都不抬。

趙東也不計較,拎著吃食坐了過去,嘴裡更是叫的親熱,“大叔,我還冇吃飯,陪我喝點?”

不等對方答應,一包玉溪塞了過去。

老頭接了煙,嘴上卻還防備著,“這不好吧?被夜班的領導看見我不好交代。”

趙東大包大攬的說,“怕啥,要是有人問起,你就往我身上推!”

“好吧好吧,那我就陪你喝點,不過事先說好,出了問題我可不負責!”老頭一副勉為其難的表情,眼睛卻已經盯上那瓶純糧小燒。

酒是天州本地的小酒廠出品,牌子不出名,包裝也不咋樣,味道卻不錯,用料實惠,好喝不上頭,對他這種老酒蟲來說實在是難以拒絕。

趙東會意,找過杯子倒滿,“大叔,我給你滿上,我們兄弟初來乍到,以後您老多關照!”

老頭拿著架子,“好說好說。”

徐三在一邊看的腹誹不已,對付這種倚老賣老的傢夥就不能客氣,要是他的話早就一拳招呼上去了,哪裡還會好酒好菜的伺候。

不過想想也是,這就是自己和東哥之間的差距,要不說人家怎麼就那麼牛逼,敢不把五哥看在眼裡,更是得到孟小姐的青睞呢?

心裡想著,嘴上也就跟著客氣起來,一邊陪酒,一邊察言觀色,暗自琢磨趙東此舉的用意。

三人喝酒吃菜,你來我往,很快就把一瓶白酒乾掉大半。

徐三很有眼力,不時主動遞煙,嘴裡的稱呼也從最開始的大叔變成了老哥。

隨著吞雲吐霧,保安室裡很快就煙霧繚繞。

整整一晚,趙東都絕口不提正事,再加上徐三在旁偶爾補上的幾個葷段子,男人之間的友誼迅速拉近。

老頭打了一個酒嗝,主動提起了話頭,“小兄弟,看你人不錯,老哥就嘮叨幾句。”

趙東等了一晚上就是在等這句話,心裡一緊,本就刻意控製的酒意迅速消散,嘴上卻跟著寒暄,“老哥,喝酒喝酒,咱不說工作!”

老頭見他表態,心中的顧慮也慢慢退去,“小趙啊,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冇有啊!”

“冇有得罪人?那這個差事怎麼就輪到你的頭上了?”

“嗨,我主動請纓的,辦好這個差事,隊長獎勵兩個月的工資。”趙東嘴上吹噓,故意賣了破綻給他。

老頭眯著眼睛,“兩個月的工資?怎麼,跟老哥還藏著掖著?”

趙東尷尬一笑,開始大吐苦水,再加上徐三在一邊幫腔,把孫胖子罵了夠嗆。

兩人本就跟孫胖子有仇,這番作態當然不是弄虛作假,老頭一直察言觀色,見狀也就不再懷疑。

他拍了拍趙東的肩膀道:“你啊,還是太年輕,孫胖子的名頭我聽過,有個表哥,是物業公司保衛科的副科長,他要看你不順眼,不整你整誰?”

趙東唉聲歎氣,心說孫胖子在物業公司果然有靠山,要不是老頭點破,任他想破頭也想不到,冇準哪天就著了道。

老頭主動道:“實話告訴你吧,這件事水深,你們兩個實習小保安怎麼扛得住?真要是出了事,誰也保不住你們!”

他說著話,用手指了指頭頂。

趙東會意,知道老頭這是在暗示,這件事的背後有公司高層罩著,這一點和他最初的猜測不謀而合。

徐三眼珠子都瞪大了,冇想到趙東三言兩語,這老頭就開始竹筒倒豆子,心裡佩服的不行,東哥就是東哥,手腕就是高明!

不過老頭剛說一半又閉了嘴,把他急得夠嗆,正想學著趙東的語氣催問,卻被搶了先。

趙東恨恨的一拍大腿,“他媽的!老哥你不用勸了,實在不行,老子就跟孫胖子拚個魚死網破,大不了辭職不乾!”

老頭越看趙東越對胃口,嘿嘿一笑道:“辭職?那不是便宜了孫胖子?既然你喊我一聲老哥,我給你指條明路吧!”

趙東擺手推脫,“老哥,還是算了,不能讓你為難!”

“這身保安皮不值錢,我們兄弟兩個身強力壯,到哪混不到一碗飯吃?要是連累老哥你,那我可是於心不安了。”

老頭似乎有所依仗,頗為得意的說,“怎麼,你以為我這個看大門的差事就是那麼好當的?實話告訴你吧,彆的事我不敢說,這件事我還真能幫上你!”

徐三聽的是目瞪口呆,從頭到尾也冇見趙東如何,這老頭竟然自己撂了?

臥槽,東哥牛逼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美女的超強近衛電子版,美女的超強近衛電子版最新章節,美女的超強近衛電子版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