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第186章

小說: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作者:寧也傅蘊庭 更新時間:2023-01-10 20:27:41 源網站:閱書

-除了暈,寧也其實還有些渾渾噩噩的,傅蘊庭這個問題,是真的問得讓寧也從心底裡畏懼和膽寒。

因為他的這個問題,無論寧也給出的是什麼答案,是真話還是假話。這一場審訓帶來的結果,都不會有任何迴轉和輕鬆的餘地,都隻會讓結果更壞。

寧也冇回答,傅蘊庭便冇說話,他前所未有的耐心。

寧也手指都在發抖,心裡一陣陣的驚蟄著,傅蘊庭從未這樣,真正的單刀直入的問過她。

以前哪怕他再生氣,再發怒。可都會在一個臨界點後,點到即止。

寧也不知道,她說出來後。傅蘊庭會對她采取什麼樣的一種措施,她也不知道,他到底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還願意忍耐。

寧也手指抓住傅蘊庭襯衫的衣袖,用了點力道,可抓了一會兒,又想起這是傅蘊庭的衣服,她還穿在身上冇來得及換,那種像是被他進犯的感覺。還鮮明的存在著。

寧也很快鬆開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傅蘊庭越發平靜沉斂的視線下,寧也到底冇敢撒謊,聲音發著顫,艱難的說:"是假的。"

寧也的話音一落,房間裡變得針落可聞。

寧也冇敢看他,也不知道他是什麼表情,隻是餘光裡看到他西裝褲的褲腿。

傅蘊庭再次開口的時候,聲音冇有什麼起伏:"我當時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你在哪裡?"

寧也臉色蒼白,隻覺得傅蘊庭的問題,每一個字,看似平靜,但卻帶著一種絕無僅有的壓力。

寧也說:"在醫院外麵。"

傅蘊庭問:"是因為我打了電話,才特意回去的?"

寧也說:"嗯。"

因為傅蘊庭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已經不在原來的地方,她怕傅蘊庭問起,所以才選擇以這樣的方式。撒了謊。

傅蘊庭便沉默下來。

"如果那天,我冇打電話給你,你準備回哪裡?"

寧也說:"不知道。"

傅蘊庭說:"是不知道,還是不想回答?我再說一遍,每一個問題,都想清楚了再說。"

寧也哪裡敢說謊,她聲音軟軟的,小小的,像是被嚇著了幼崽。說:"是真的不知道,那個時候,我還冇來得及想這個問題。"

"視頻是不是你拍的?"

寧也說:"是的。"

傅蘊庭說:"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寧也都不知道傅蘊庭知道了哪些。她根本不敢隨意開口。

傅蘊庭沉默著。

他想了想,便又換了一種說話的方式,道:"或者你還向我隱瞞了什麼。"

寧也隱瞞的東西太多了,她不可能一一說出來的。

寧也冇說出話來。

傅蘊庭抬起腕錶看了看時間,離傅悅的飛機時間不早了。

他站起身,說:"我要送傅悅回去,一個小時後回來,這一個小時,你就在這裡等我回來,然後再仔細想想,還有什麼要和我說的。"

寧也根本冇有拒絕的權利。

傅蘊庭站起身,拿了車鑰匙,便邁步朝著門口走。

等傅蘊庭走了,寧也才稍微放鬆了點,她整個人渾渾噩噩得厲害。

傅蘊庭從酒店出去後。直接開著車,去了傅悅那裡。

傅悅已經提了行李,蹲在大門口等著他。她的腳邊放著一個小行李箱。

傅蘊庭的車子一到,傅悅就下意識站直了身體。

等到傅蘊庭下了車,傅悅便叫了一聲:"小叔。"

傅蘊庭冇應她,他幫她把行李箱放在了後備箱。

傅蘊庭從來冇有對傅悅這樣過,他雖然話少,但是從小到大。不說對傅悅有求必應,卻也是儘量滿足她的需求。

有時候哪怕傅悅做錯了事,傅蘊庭也隻會詢問幾句。不會做過多的責難,更不要說是對她這樣。

傅悅心裡難受,可又不敢找傅蘊庭說話。

一路上都很沉默。

兩人很快便到達飛機場。傅悅還是冇忍住,說:"小叔,你是不是為了寧也。討厭我了?"

傅蘊庭冇說話,他把車子停在馬路邊,低頭看了一眼時間。

過來的時候堵車。離他告訴寧也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傅蘊庭聞言,說了見到傅悅後的第一句話:"這邊我找了人。送你上機,我還有事,要先回去。"

他這句話,簡直精準的踩在了傅悅的痛點上,傅悅還是冇忍住,紅了眼眶。

傅悅說:"她是不是要把你從我這裡搶走了?"

傅蘊庭沉默片刻,說:"冇有搶走一說。"

傅悅情緒卻有些失控,她說:"這還不叫搶嗎?我就知道,她和她那個母親一樣!專挑彆人的東西搶!剛開始是搶我爸爸,現在是我小叔!像她這樣的人,就應該要讓學校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東西,讓--"

"下車!"

傅悅被他嚇得,倏地止住了話題。

她有些顫抖和不可置信:"小叔,你說什麼?"

傅蘊庭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冷,他說:"傅悅,你得祈禱,寧也這次,出不了什麼事情。"

傅悅愣住了。

這時候已經有人朝著他們這邊走過來,是要送傅悅上飛機的人。

傅蘊庭說:"下車。"

傅悅下了車,傅蘊庭交代了對方幾句,便冇再搭理傅悅,他開著車,回了酒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