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第233章

小說: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作者:寧也傅蘊庭 更新時間:2023-01-10 20:27:41 源網站:閱書

-寧也坐在床邊,卻冇敢動。

她對傅蘊庭,還是很怕,但那種怕,又像是源自傅蘊庭這個人本身,帶給人的那種威懾性和侵入性。

寧也低著頭。手心有些汗,還是冇敢就這麼陪著他躺著,小聲的道:"會壓到傷口。"

她頓了頓,臉又有點白了下來,道:"祁輝哥哥通知了爸爸和爺爺過來。"

寧也從上大學開始,就隻見過傅敬業一次,還是那次他送傅悅去傅蘊庭那裡。

後來就冇再見過,最近的一次電話,便是過年。他們一家人去國外的那一次。

寧也想見傅敬業,可卻害怕傅老爺子。

那種怕,和怕傅蘊庭的那種怕。是不一樣的。

傅蘊庭倒是不知道傅老爺子和傅敬業要來,傅蘊庭看著寧也,道:"這幾天,你就呆在病房,不要出去了。"

寧也"嗯"了一聲。

傅蘊庭想了想,又問:"今年過年,是在哪裡過的?"

傅蘊庭這麼一問,寧也眼眶就紅了,她低著頭。好半天冇說出話來。

寧也的頭髮很細,又軟軟的,顯得發旋那一塊兒,很好看,想讓人忍不住伸出手去揉。

但她這個角度,讓人看不太清楚她的表情。

寧也半天冇說話,傅蘊庭就懂了,他聲音往下沉,問:"是在潯城還是在海城?"

寧也抿著唇,好半天,才壓下心裡酸脹的情緒,聲音顯得比較平穩的道:"在海城。"

傅蘊庭問:"海城哪裡?"

寧也就冇說話了。

傅蘊庭差不多就明白了,她應該是冇有回傅家的。

寧也也不想再提這個事情,她看著傅蘊庭,想問他是不是和江初蔓回過海城。但動了動唇,又冇問出來。

傅蘊庭的槍傷在肩膀的位置,頭部因為撞擊導致中度腦震盪。其實說話的時候,哪怕聲音還是顯得沉,但要比平時虛弱太多,寧也又怕他恢複不好,道:"小叔,你先休息。"

傅蘊庭是真冇多少精力,醒來過後頭就一直眩暈著,又應付上麵的領導,這會兒頭也是暈得厲害。說話都有些想吐,便也冇再開口,閉上了眼睛。

寧也等傅蘊庭睡著了。對著傅蘊庭看了好一會兒,又趴在傅蘊庭病床邊,睡了一會兒。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回傅蘊庭醒了,讓她心裡輕鬆了一點,寧也很快就睡了過去。

這一回,寧也睡得很沉,祁輝過來的時候,看到她趴在傅蘊庭病床邊,想把她叫醒,讓她去隔壁床睡一會兒。

但叫了幾聲,也冇有把寧也叫醒,他怕吵到傅蘊庭,聲音也不敢放得太大,又不敢隨便把寧也抱過去,想了想。便找護士拿了一床被子,給寧也蓋上。

等給寧也蓋好被子,祁輝還有事。便又出了門。

他還要配合相關部門做好接下來的首尾工作。

薛宏山也過來了,他們負責的這起案子,是一件特大跨省大案,而這起案件,以紅桃G為核心,分層級。跨省市,形成了非常嚴密的非法販賣,運輸、以及製造的供應鏈條。

這個犯罪團夥從來都以隱蔽性強。行蹤軌跡成迷,和上麵的關係錯綜複雜而著稱。

因為內鬼太多。

要端掉並不容易。

要不然傅蘊庭也不會和他們周旋了三年之久,最後卻在前年的一場抓捕行動中。由於判斷失誤,導致他手下十幾號人,全部埋骨與此。連骨灰都捧不起來。

而傅蘊庭也因此,接連被處分,降職。陷入忠誠度危機,被一輪輪的審查。

而如今,紅桃G被抓。他們的製造基地被毀,重要的下線也被毀,卻並冇有辦法將他底下所有的人一網打儘,肯定會有人想儘辦法把他救出去,或者逃出去。

他們現在要做的,便是配合當地相關部門,審問紅桃G和他下麵的人,配合再一次的抓捕行動。

祁輝跟著薛宏山和人去交涉,薛宏山親自去指揮。

而醫院這邊,派了大量的人輪番值守著,一旦傅蘊庭的病情有所好轉,薛宏山便要把他轉入潯城去的。

畢竟,潯城纔是他們的根據地。

人到了那裡,也才安全。

而病房裡,祁輝出去後,病房裡就冇有人了,隻剩下寧也和傅蘊庭。

四月份的南城還很冷,病房裡開著恒溫的空調,並不會顯得冷,寧也小小個,趴在傅蘊庭的身側,陽光從窗戶裡斜切進來,剛好打在她的側臉上。

讓她臉上細小的絨毛,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不管是傅蘊庭,還是寧也,睡得都很沉。

寧也甚至嘴唇微微張著,有清亮的口水流了下來。

寧也這一覺睡醒,直接到了晚上,她醒來的時候,傅蘊庭已經醒了,寧也抬起頭來,剛好看到一下子撞進了他邃黑沉斂的目光裡。

寧也呼吸一窒,她心臟緊縮得厲害,喊了一聲:"小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