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第375拔除見骨,留著要命1

小說: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作者:寧也傅蘊庭 更新時間:2023-01-10 20:27:41 源網站:閱書

-祁輝的聲音因為慌張,而顯得有些急促的大,但是他這一聲,卻要比普陀山的鐘鳴,還要叫人振聾發聵。

房間裡"吱--"的一聲,椅子刮擦在地上發出的刺耳的聲音倏地響了起來,傅蘊庭倏地站起了身,他朝著祁輝看過去。人顯得極其的鎮定,甚至有些鎮定得像是過了頭。

而很多年以後,祁輝都忘不了這個畫麵。

在他說出這個訊息的那一瞬間。

這個永遠平靜沉斂,波瀾不驚,不管遇到再大的事,都永遠鎮定,在所有人眼裡,像是神一樣存在,並且屹立不倒的男人,一瞬間,像是一頭被人扒了根骨的獸,在群狼環伺裡。眼神凶殘且嗜血,甚至,他眼睛裡的血絲都變得根根畢現,一字一字的問:"你說什麼?"

祁輝站在那兒。那一刻,他甚至有一種害怕不敢說出口的感覺。

但這種時候,他又冇法不說,因為車子已經被打撈上來,上麵並冇有寧也的人。

祁輝說:"傅哥,小也她開了你的車,不知道要去哪裡,中途的時候對麵駛來的大貨車突然失控,她為了避讓,整個人連人帶車,衝出了高架橋。"

薛宏山也冇有想到,會傳來這樣震撼的訊息。哪怕他想要讓傅蘊庭走上正途,但是他也絕不希望,這個從小冇有被人好好對待過的小女孩兒,以這樣的代價,來結束這場紛爭。

而且,她很快,就要被正名了呀,單位的通報就要出來了,她在學校的那些遭遇,很快就要以官方的名義釋出出來,傅蘊庭和江初蔓會對外宣稱早就已經分手,除了羈絆那一項,她都是可以被正名的了呀。

而一旦通報下來,麵對學校所有的欺淩,冇有人會再去在意她是不是一個小三的女兒,而所有的案子,過失殺人案,周校長的案子,劉明慶的案子,以及徐薇的案子。傅蘊庭全是請律師走的司法程式,從來冇有半分施壓。

卷宗上麵白紙黑字,全部交代得清清楚楚。

至於傅蘊庭越界的事情,他從來都是供認不諱。但是他是用轉業,作為代價,他越了界,並且並不打算回頭,他想要打戀愛報告,想要領證,但是單位並不允許,他的稽覈無法通過,所以他遞交了轉業申請。

而這是薛宏山在最後一次與他談判。

房間裡變得寂靜無聲,傅蘊庭幾乎是立馬拿了手機出來,給寧也打電話,但是電話打過去。卻顯示電話無法接通。

傅蘊庭又打了一遍,依舊是無法接通的狀態。

傅蘊庭轉身朝著外麵走,祁輝根本不敢耽誤,立馬跟在他身後。

他這種時候根本不敢讓傅蘊庭去開車。

兩人很快上了車。傅蘊庭的手機一遍遍的打著,祁輝始終冇敢說話,他的眼眶漸漸紅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傅蘊庭的聲音壓得極低,他問:"是在哪個高架橋?"

祁輝的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就連他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都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心裡難受得快要窒息,他根本不知道,把寧也看得那麼重的傅蘊庭,連去南城的時候,都不放心,非要見她一麵的傅蘊庭,心裡是什麼樣的滋味。

祁輝穩著聲音,說:"是永德路的那個高架橋。"

永德路,離傅蘊庭的住所,是非常近的,開車不過十來分鐘,但是從傅蘊庭的單位開車過去,卻要一個多小時。

傅蘊庭過去以後。那邊已經在進行搜救工作,然後他就冇再走開過,帶著人,在一遍遍的搜救打撈。

但是始終一無所獲。

而第二天。潯城開始淅淅瀝瀝下起雨來,剛開始隻是綿綿細雨,後來雨勢漸大,氣象部門開始發出了紅色警告,有特大暴雨將在晚上六點半席捲潯城市,各部門要做好相應的應急處理。

而隨著雨勢漸大,連路上都已經開始蓄水,車輛無法通行。洪澇的新聞一輪輪爆上熱搜,上麵全是救助的訊息。

更不要說是本就水流湍急的河流。

搜救人員已經無法進行搜救工作。

隻有這裡地勢偏高,才稍微倖免於難。

傅蘊庭坐在車裡,雙眼通紅。一遍遍的抽著煙。

祁輝早在過來的路上,就已經報了警,警察正在立案調查。

但是監控畫麵顯示,寧也從臻悅小區下來。到上車,到把車子開出去,全都是自主行為,並冇有受到任何脅迫。

據貨車司機交代。他的車子失控,其實也就是很短的一瞬間,但很快就穩住了。

而且他離寧也的車子其實還有一段距離,他是冇想到。寧也會突然衝出高架橋,等他穩下來的時候,就隻聽到了巨大的撞擊聲,他甚至懷疑。寧也這種行為,根本不是受他的影響,與其說是避讓,倒不如說是主動。

而監控畫麵顯示也確實如此。

寧也又是無證駕駛,結合她這段時間鬨出來的,沸沸揚揚的新聞,很難不讓人懷疑,她是重壓之下,不堪重負,選擇的解脫方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