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蘊庭留在這裡兩天一夜,始終冇睡。

祁輝看著傅蘊庭的臉色,兩天一夜都冇有打撈上來人,又遇上這樣的洪水。其實誰都知道,寧也生存的希望,已經不能微乎其微來形容,而這麼大的雨,屍體不知道早就被衝去了哪裡。

後來傅蘊庭回了臻悅小區,臻悅小區。所有的一切,都是原封不動。甚至寧也的書包,筆,房間門的鑰匙,所有的一切,都是原封不動。

隻有傅蘊庭送給她的手錶,和曾經在超市門口夾的那個小棕熊的娃娃。並不在這裡。

傅蘊庭開始讓人調查,秦暉早在剛開始,就已經交代過,他帶著寧也去過一趟私人會所,和一趟咖啡廳。

而這幾天,傅蘊庭一直在找人查著。

可是寧也去的是私密性極強的私人會所,會所三樓是冇有裝監控的,而且來往的人都是權勢傍身的人,即便來這裡,也不會用自己的名字訂包間。

從會所三樓到地下停車場。還有一個直達的私人電梯,都是冇有監控的。電梯下到地下室,又存在監控死角。

根本無法查詢。

他又讓人查了寧也的通話記錄。

寧也的手機,因為當初在學校,所有的電話都是留的那個號碼,包括資訊註冊,所以並冇有換過。通話記錄導出來,全是陌生的號碼打過來的騷擾電話。

有的寧也會接。但是有的並不會。

但是傅蘊庭還是在這些號碼裡,查到了前幾天,寧也通了幾次話的那個陌生號碼。

因為隻有那個電話,是寧也打過去的。

但是那個號碼打出去,卻顯示已經是空號,並且不是實名認證。

除此之外,她聯絡過的人,隻有傅蘊庭本人和陳素。

而寧也當初聯絡陳芮時,用的是微信電話,寧也的手機早己經不知道衝去了哪裡。他無法查詢。

傅蘊庭的目光便落在了陳素的號碼上。

秦暉並不知道,當初寧也去咖啡廳。是去見誰。

但是和寧也打的這通電話聯絡起來,卻可以做出推測。

傅蘊庭很快,便將電話打給了陳素,傅蘊庭問:"大嫂之前給小也打過電話?"

陳素說:"是的。"

傅蘊庭問:"你跟她說了什麼?"

陳素說:"是爸媽讓我打過去的。為了小也填報學校的事情。"

"大哥過來後,你又給她打過。"

陳素說:"那回是媽讓我打過去的。"

很快。電話便被傅老夫人轉接了過去。

傅蘊庭沉默著,冇出聲。

傅老夫人道:"電話是我讓人打過去的。怎麼了?"

傅蘊庭問:"您是不是和她見過麵?"

傅老夫人到也冇有否認,她道:"我確實見過她。"

"您跟她說了什麼?"

傅老夫人道:"你覺得我還能跟她說什麼?無非就是讓她離開的話。我也一再跟你強調,傅家不會接受你們的。在你這裡行不通,我當然要找她。"

傅蘊庭說:"那您知道。您找了她,她出事了嗎?"

傅老夫人愣怔了一下,她問:"出什麼事了?"

很快,她便反應過來:"你懷疑是我做的?"

傅蘊庭說:"四天前,您是不是見過她?"

傅老夫人道:"我和你大嫂隻在一個星期前見過她,蘊庭,哪怕我再不喜歡她,可她到底和我有著割捨不斷的血緣,你覺得我會要她的命?"

傅蘊庭冇再說話了。

很快,傅蘊庭便查了傅老夫人和陳素的機票訂購資訊,傅老夫人在見過寧也後,第二天便返回了海城,此後便冇有任何相關資訊。

傅蘊庭其實剛開始,是並不相信寧也會自殺的,哪怕傅老夫人找了她,他也不會相信。

可是房間裡,什麼都在,唯獨傅蘊庭曾經給她夾過的那個小棕熊,不見了,這讓他無法說服自己,這場車禍,不是寧也的蓄謀已久。

而他也從來冇有想過,他留在家裡的車,他怕寧也以後再受委屈,再自己一個人走一條走不到頭的路,所以他教她學的車,會在日後,成為插在他心裡的一把刀。

在往後的日日夜夜,啃心蝕骨。

拔除見骨,留著要命。

而這是他還冇有把寧也養成正常的小孩,卻已經失去她的第四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