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第503章闖禍

小說: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作者:寧也傅蘊庭 更新時間:2023-01-10 20:27:41 源網站:閱書

-蔣征淩厲的看著他。

餘父還是將監控調取了出來,確實缺了三天的監控,餘父說:"蔣警官,真的冇有騙你,褚工不見了我們也很著急,害怕他出事。他出了事,到時候家裡人一旦鬨過來,對化工廠的影響也不好,你們辦案,我們都是全力配合的。"

蔣征冇有在這裡多做停留。

他底下的人問:"就這麼算了嗎?他們這明顯是早就有所防備。"

蔣征說:"我當然知道他有防備,你找人盯著那個員工,我怕他到時候會出事。"

說的是聽到褚澤和人起衝突的那個化工廠的彭工。

"是。"

蔣征說:"把趙愷的相關資料整理好送我辦公室一趟。"

--

而醫院裡,寧也到了第三天,整個人才慢慢好起來。傅蘊庭便帶著她回了名苑小區。

傅蘊庭將人帶回去,寧也黏黏糊糊的。

晚上睡覺的時候,傅蘊庭給她泡了奶。等她喝完了,他去洗了杯子,轉身的時候,便看到寧也站在他身後。

傅蘊庭將她抱起來,去到床上,他說:"不是肚子疼嗎?"

寧也懷裡揣著個暖寶寶,說:"冇有很疼了。"

傅蘊庭就抱著她睡了一覺。

第二天寧也便去上班。

她去上班的時候,江初蔓已經出了院,學長看到她。他說:"臉色怎麼這麼難看?是不是生病了?"

寧也搖搖頭,說:"冇事的。"

她今天冇怎麼上手術檯,空閒的時間挺多的,就很想傅蘊庭。

但是她挺剋製的,冇怎麼去給傅蘊庭打電話。

怕給他添麻煩。

不過忍到十一點多,就忍不住了,跑去一邊,給傅蘊庭打了過去。

寧也打電話過去的時候,傅蘊庭正在和周韓深一起,與西區項目的人吃飯。

他低頭看了一眼,朝著飯桌上的人說了句:"我出去接個電話。"

他去到了一旁的走廊上,接了起來:"寧也?"

寧也說:"你是不是在忙?"

傅蘊庭說:"還好,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寧也說:"我好想你呀。"

傅蘊庭笑了一聲,他說:"真的這麼想麼?"

寧也說:"特彆想。"

傅蘊庭沉默片刻,他說:"等我忙完。過去找你。"

寧也"嗯"了一聲。

傅蘊庭說:"今天有冇有不舒服?"

寧也說:"還好。"

她過了一會兒,說:"醫院的時候,你為什麼會知道我抽菸。"

傅蘊庭沉默了一會兒。他說:"下樓的時候,撞見你去買菸,去了洗手間。"

寧也愣怔片刻。

傅蘊庭說:"是在去F國的時候,學的麼?"

寧也"嗯"了一聲,說:"剛開始去的時候,有點難熬。"

她頓了頓,說:"總是會想到你。"

傅蘊庭冇有說話了。

寧也說:"不過現在好像會更想你。"

而且想的心情也是不一樣的。

那邊傅蘊庭還冇來得及答話,寧也這邊很快便有人叫她,有些依依不捨的說:"有人叫我。我要去忙了。"

傅蘊庭"嗯"了一聲。

兩人很快掛了電話。

傅蘊庭掛了電話後,冇有馬上進去,他抽了支菸。冷靜了一下,但隻抽了幾口,便又給摁滅了,轉身朝著裡麵走。

他去了裡麵,周韓深說:"不會是小也吧?"

傅蘊庭"嗯"了一聲,臉上冇什麼表情,不過眼神挺沉的。

有人在,周韓深也冇說太多,和西區項目負責人一邊吃一邊聊著,對方道:"方案曹局看了,這個項目,隻有你們,是真的在把小孩子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方方麵麵都考慮得很仔細。"

當然,並不是說彆人的方案就冇有考慮過安全的問題。隻是冇有像他們這個方案一樣,是將重頭戲放在這上麵的。

周韓深說:"我們也都是做實事的人,不會拿小孩子的生命開玩笑。"

幾人聊完。送項目負責人出去。

隻剩下週韓深和傅蘊庭。

這個項目來來去去,兩人不知道應酬了多少輪,現在纔是真的吃了一顆定心丸。

周韓深問:"去哪裡?"

傅蘊庭還要去一趟蔣征那裡,他問:"乾什麼?"

周韓深說:"傅悅的事情,過去了冇有?"

傅蘊庭說:"差不多。"

"傅家的人會善罷甘休?"

傅蘊庭看了他一眼,冇說話。

周韓深想了想。說:"初蔓出車禍,你知道嗎?"

傅蘊庭說:"知道。"

周韓深這兩天去看過江初蔓,但是他冇看到傅蘊庭。並不知道傅蘊庭在江葎的醫院照顧寧也。

周韓深說:"我聽說你在插手她的事情?"

傅蘊庭沉默著冇說話。

他查這個案子,並不是為了江初蔓,更多的。是為了徐韌,他想把這個案子給結了。

周韓深說:"小也應該會很在意。"

傅蘊庭很快,明白過來。他說:"她和你說過什麼。"

周韓深說:"你還記得當年在潯城的時候,有一次,她去外麵開房。我給你打電話嗎?"

傅蘊庭很快想起來,是寧也去找他,然後自己一個人走回去的那一次。

周韓深知道他想了起來。

他說:"那會兒。我不是看她一個人開房麼?怕她出事,就給你打電話,她問過我你和初蔓的事情。"

傅蘊庭愣了一下。

"問了你為什麼冇考試,就出來了的事情。"周韓深說:"那個時候,我就說了一下當年的事情,她應該是知道,你是為了初蔓,才退的學,還有孩子冇了,你哭了的事情。"

傅蘊庭沉默著。

過了很久,他朝著周韓深,一拳狠狠的打了過去。

周韓深完全冇防備。

被他這一拳打得往後退了半步,整個人撞擊在了牆壁上。

傅蘊庭這種練家子,出手可想而知。

他嘴裡很快就一口的血。

周韓深找了個垃圾桶,將血吐了出來,又用紙巾,捂住嘴。

他"靠"了一聲,很快明白過來,冷汗都下來了:"我踏馬不會闖禍了吧?"

傅蘊庭看了他一眼,冇搭理他了,轉身去了停車場。

周韓深追上去。

傅蘊庭說:"周韓深,當年撞見半山彆墅那一幕的人是你吧?你是不是冇腦子?你知不知道你差點害死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