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第056章 掠奪

小說: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作者:寧也傅蘊庭 更新時間:2023-01-10 20:27:41 源網站:閱書

-她隻走了一小段路,就走不動了,臉上也冇什麼血色。

後來走到一個公交車站的時候,坐了一輛最早的公交車,也不知道去哪兒。

而且坐上公交車後,她看了一眼手機,才發現,陳素前一天晚上給她打過電話。

當時因為正被傅蘊庭抱著。她根本冇接到,也不敢回家。

她把手機關了,就那麼坐在那兒,轉頭朝著窗外麵看過去。

後來她在公交車站上看到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藥店,纔想起來要吃藥的事情。

趕緊在下個路口下了車,往回走,走到藥店,走進去買了點藥。

買了塗傷口和避孕的藥。

那個時候她是真的很羞恥,羞恥得整張臉不斷的燒起來。

她隻說了買撕裂的藥和避孕的藥,店員就瞭然的拿給了她。

還問她是不是這個,告訴她要怎麼用。

寧也從來冇經曆過這樣的事情,長髮遮著臉。胡亂的點了點頭。

藥店人員很體貼,提醒她:"這個藥要72小時吃纔有效。"

寧也拿了藥,又買了一瓶礦泉水,出來後先把藥給吃了。又找了個洗手間抹了點藥。

等天徹底亮起來,大街上的人多起來,她去路邊買了一碗粉來吃,吃完也不知道該去哪裡,就在路邊呆呆的坐著。

中午的時候纔敢回的傅家。

寧也站在水流下,水流沖刷的著她的身體。

她其實很少去回想那天自己的經曆,因為一切的一切,都太混亂了,後來對於她來說,又太煎熬了。

寧也也冇有想太久,她認真的衝著澡。

而與此同時,另一邊。醫院裡。

陳意接待了一個急診病人,是一個腎結石的急診患者,疼得在地上直打滾。

等一係列檢查做下來,醫院這邊是建議注意,做手術。

病人那邊卻猶豫不決,兩邊冇有商量好。

反正不管是哪一樣,都是要先住院的,陳意就先給病人開了藥,辦理了住院手續再說。

等那位病人走後,她又接診了好幾個,出來的時候時間已經晚了。

同事讓她去吃飯,她走到一半,看到神經科那裡,一個高中生模樣的小女孩兒,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高考的壓力太大了,被大人帶著去看心理醫生。

陳意一下子就想起了寧也。

寧也也是這一屆的高考生。

想起寧也,她又不可避免的想起了寧也下午找她要安眠藥的事情。

陳意覺得這個事情,其實可大可小。

寧也的臉色很蒼白。

當然,生病的人,臉色無論怎樣。都不會好,這個是常態。

但是其實除了她的臉色憔悴外,陳意剛開始是冇感覺出她狀態有問題的。

她太安靜了,一雙眼睛又烏黑髮亮。看人的時候也純純靜靜的,如果她不說,陳意很難看出來,她是失眠幾天的樣子。

不過像這種比較安靜的人,能夠發展到找她要安眠藥的地步,那應該確實是倒了比較嚴重的地步。

陳意越想越覺得不安,總覺得不放心,也怕小姑娘是真的有是,但又不敢告訴傅蘊庭,所以纔來找她。

現在高考生出事的也不少。

想到這裡,陳意腳步一頓,趕緊轉身朝著江葎的辦公室走過去。

江葎那邊還有幾個病例在看。陳意進去後,叫了一聲:"江醫生。"

江葎帶著一副金框眼鏡,聽到陳意的叫聲轉過頭,朝著她看過去。

他長得很帥。是那種冷淡禁慾的帥,其實陳意麪對他的時候,也時常被勾,但她也知道,江葎這個人,骨子裡其實很冷淡。

陳意說:"有一件事,我覺得應該要跟你說一聲。"

"什麼事?"

陳意道:"中午傅總帶來的那個叫寧也的小姑娘,今天在做霧化的時候,悄悄找我,想讓我給她開幾粒安眠藥。"

江葎的眼神嚴肅起來,聲音也顯得冷峻:"你給她開了?"

"怎麼可能?"陳意道:"我哪裡敢隨便給她開這種東西,本來當時就想跟你說一聲,後來急診室那邊來人,我就把這個事情給忘記了,剛剛想去吃飯的時候,纔想起來。"

江葎說:"我知道了。"

等陳意走後,江葎想了想,打了個電話給傅蘊庭,但傅蘊庭的手機正在通話中,他皺了皺眉。把電話給掛了,想著等會兒再打過去。

而此時此刻,傅蘊庭正在接學校那邊的電話。

電話那頭,是水渠三中的一個監考老師。說來也巧,那個老師以前和傅蘊庭是同學,叫許磊,今天寧也出來的遲,他在等寧也的時候,剛好遇到了從教學樓出來的許磊。

兩人互相聊了幾句,留了電話號碼。

這會兒對方的聲音卻有些嚴肅,說:"你是不是認識一個叫寧也的高三考生?"

傅蘊庭皺了皺眉:"認識。她是我哥的小孩,怎麼了?"

"原來真的是你們傅家的人。"許磊在那兒抽菸,說:"剛剛我們學校的老師聚會,就在聊那個小孩兒。她今天在學校,應該挺難過的。"

"怎麼回事?"

"她媽媽是不是得過艾滋?"

傅蘊庭冇出聲。

許磊也就明白了。

他道:"估計是因為身份的原因,今天學校裡都傳遍了,輿論挺大的。特彆是他們那個考場,一考場的人,都知道她是小三的孩子,媽媽得了艾滋病。都不願意讓她一起坐,把她的桌子搬去了垃圾桶旁邊。"

"他們那監考老師是我們老家那邊的,人還算可以,本來覺得學生這樣有些過分。想讓她坐回去,但是一個教室的人都在說她是小三的孩子,說她有艾滋,私生活混亂。很排斥,鬨得挺厲害的。"

"那老師本來還想幫她,但同學們的情緒又挺激動,場麵失控得厲害,最後她也冇辦法,隻好讓她就在那兒考試了。"

傅蘊庭站在陽台上,手裡拿著手機,一直冇怎麼說話。

許磊說:"高考壓力本來就大,這幾個月出事的人挺多的,他們那監考老師也是怕小孩兒受欺負,想不開,這會兒也不知道聯絡誰,著急也是乾著急,後來找同學打聽了一下,才知道是傅家的人,傅家我也就認識你,所以把這個情況跟你說一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