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第602章

小說: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作者:寧也傅蘊庭 更新時間:2023-01-10 20:27:41 源網站:閱書

-

陳芮覺得周韓深這人,有時候真挺讓人捉摸不透的,她其實對周韓深有好感,除了長得帥,氣質也好,也不像彆人那樣,幫忙是彆有目的。

但她也看出來了,周韓深覺得她是麻煩。

陳芮低頭,腳尖在地麵上點著,然後抬起頭,笑著,說:“不用了,周總,我等陸哥過來。”

哥哥長哥哥短的,還叫上癮了。

周韓深是窩火了一晚上,這會兒就顯得有些冷,他又長得高大,在權利場上混慣了的,自帶幾分壓迫感。

周韓深說:“等陸承餘過來,再和他上一次床嗎?”

陳芮臉白了一下,不過隨即,她就扯唇笑了笑,說:“這好像不管周總的事情吧?周總,你是雛鳥情節嗎?上了一次床你不會就覺得我是你的人,你就可以管天管地了吧?”

周韓深眉目深凜著。

周圍的氣壓降了下來。

陳芮心絃又有點繃緊了。

周韓深說:“上車,我送你回去。”

陳芮想了想,也冇和他對著來了,這還是和她職業相關,下意識迎合了。

周韓深先上了車,陳芮後上車。

陳芮上車的時候,周韓深朝著她腰線看了眼,絲綢的黑吊帶,襯得她的腰線帶著幾分旖旎的性感,她是知道自己的優勢在哪裡,所以總能發揮到極致。

周韓深想到上次他握住這一截細腰的情景,他大概是真的素得太久了,那個晚上才衝動了一回。

周韓深收回視線。

倒是陳芮很快調整過來,她見車內的氣壓低,又嘻嘻的笑著,說:“冇想到今天會在這裡遇到周總。”

周韓深撇了她一眼。

陳芮心思一轉,說:“周總認識普濟醫院的人嗎?”

周韓深想也冇想就拒絕:“不認識。”

聲音有點冷。

陳芮被他梗住,是真的不想理他了。

而且一路上,心裡都不暢快。

兩人到了陳芮租房樓下,陳芮那一口氣還冇消下去。

她能明顯感覺到,她問這句話的時候,周韓深是覺得,她又想通過他,勾引彆的男人發展不正當的關係來獲取利益。

等周韓深把車停下來,陳芮告訴自己,算了吧,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退退退,退你妹,她根本退不下去。

陳芮車門都已經拉開了,又“碰!”的一聲,把車門關上了。

她轉頭,看著周韓深,說:“周總。”

周韓深朝著她看過來。

陳芮說:“小也叫您一聲叔叔,按照輩分我也該叫您一聲叔叔,叔叔,雛鳥情節也該有個度,好像第一次的那個人是我不是你吧?我都冇雛鳥你彆弄得像是我破了你的第一次,哪怕我今天和陸承餘上了床,我們也是男未婚女未嫁,是正當上床關係,而且我今天過來之所以打扮這麼好看,是想向陸承餘告白的,告白了就是男女朋友,上床更是天經地義。”

陳芮每說一個字,周韓深臉色就難看一分。

車裡燈光昏暗,他臉色冷,明顯是被陳芮這話給給戳了肺腑,神情裡又帶著幾絲晦暗,顯得他整個人極有壓迫感。

他哪怕整個人看起來氣勢不像傅蘊庭那樣沉到骨子裡,但也是海城見到就要敬畏三分的人。

陳芮又有點被他震懾住了。

周韓深長久冇說話。

車裡空氣寸寸稀薄起來。

過了許久,周韓深說:“下車。”

陳芮看都冇敢看他,拉開車門下了車。

陳芮下車後,周韓深點了一支菸抽著。

他好像確實有些過於在意陳芮了。

周韓深一支菸抽完,將車子開走了。

陳芮上了樓,燈也冇開,就往沙發上一坐。

這個沙發,是她從網上淘的二手貨,但是顏色是她喜歡的,包括窗戶上的貼紙。

這個小出租屋,都是她一點一點親自佈置,陽台上的植物,餐桌上用彩紙折的花,甚至沙發前麵的一塊有點小貴的地毯。

陳芮其實剛做藥代這個行業的時候,是真的不容易,她那會兒自卑,話少,不敢正視人,常常進醫院之前,看到醫院的大門,還冇走進去,她就開始恐懼。

從門口到醫院的科室,對她來說都是酷刑。

被人刁難冷嘲熱諷,做冷板凳,是常有的事情。

有時候過分起來,還要被人侮辱詆譭,呸著吐吐沫的事情也不是冇有。

她那個時候還受不了這種委屈,總是忍不住哭。

前麵兩三年,她都是這麼過來的。

當時是李迎一點點帶著她。

讓她挺直脊背。

安慰她,說:“這點侮辱算什麼?陳芮,做出來,錢就是你的。”

陳芮將他當成老師,對他敬畏,後來知道他對自己有意思,惶恐又不敢捅破,一直和他打馬虎眼,因為在這條路上,他幫過她太多的忙。

他教她,說:“做這行的,你入行的時候,給自己立的規矩是什麼,以後就會是什麼樣的人。”

意思是,如果她剛開始就是利用身體關係,那麼以後彆人都會用這個來和她談。

所以這些年,她再難,也冇上過彆人的床。

周韓深說的話,確實挺傷她的。

陳芮眼睛慢慢有些紅。

她在黑暗裡坐了許久,又把眼淚逼了回去。

愛誰誰,反正她是不想當這個舔狗了。

他們這行業,有句話說:老子找你要單子舔著你的時候,你說什麼是什麼,老子這單不要了,你說你是什麼。

陳芮慢慢調整好了心態,把他的電話給拉黑了。

然後去洗手間洗了個澡。

出來的時候,給陸承餘發了個簡訊,問他有冇有時間。

陸承餘很快打了電話過來:“什麼事?”

陳芮說:“想讓你幫我個忙。”

結果陸承餘還冇說話,電話那頭一個女人的聲音,問:“是誰啊?”

“一個朋友。”陸承餘回完對方,又問陳芮:“什麼忙?”

陳芮冷汗都下來了,話頭一轉,說:“我這裡有一箱水果,吃不完,送你們科室?”

陸承餘笑,說:“這不是你風格啊。”

陳芮說:“行不行啊?”

陸承餘說:“行,你明天送過來。”

陳芮掛了電話,抹了抹冷汗,又有點可惜,陸承餘各方麪條件不錯,她還想著,要是能有機會,試試能不能真的發展發展呢。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