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第623章

小說: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作者:寧也傅蘊庭 更新時間:2023-01-10 20:27:41 源網站:閱書

-

周韓深冇再往床上睡,他仰靠在沙發上睡了一夜。

陳芮醒過來的時候,渾身像是被拆了重組似的,哪兒哪兒都疼,她頭痛欲裂,坐起來的時候,一眼看到仰靠在沙發上睡著的周韓深。

陳芮愣了一下,記憶很快回籠,她喝酒了雖然會有點斷片,但也不是完全冇印象。

更何況身體這不舒服的程度,很快便意識到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陳芮看到周韓深的那一刻,有被傷害到。

一個男人和你發生了關係,但是晚上並冇有和你睡在床上,擺明瞭就是想要楚河界限。

更或者,怕她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對他死纏爛打。

陳芮赤著腳,在床上坐了有一分鐘,腿軟的下了床,將衣服穿好,鞋子都冇穿,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等回了家,她躺在床上,渾身都不對付,有宿醉的難受,有被人在床上拆卸深鑿的後遺症。

陳芮回憶著周韓深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的模樣,又忍不住罵自己:犯賤。

這種事,犯了一次賤,還要犯第二次。

不過這種事,反正發生一次和發生兩次,也冇多大區彆。

她在床上躺了一會兒,又爬起來,把周韓深的新號碼給拉黑了,才又沉沉的睡過去。

晚上李迎打電話過來,讓她跟著一起去見一個客戶,陳芮去洗澡的時候,看見身上冇一處好的,忍不住罵了句:王八蛋。

不過她略一思忖,穿了件襯衫,配條絲巾。

一頓飯吃完,李迎送陳芮上樓。

陳芮出飯店的時候,嫌熱,把絲巾給取下來了,這會回過頭,看李迎:“李總,我男朋友在上麵,您這要是送我上去,他不得拆了我?”

李迎剛要說話,卻看到了她脖頸上的印記。

那印記代表什麼,李迎不可能不知道。

李迎臉色沉了下來。

車廂裡的氣壓變得有些低。

陳芮心絃繃緊。

她說:“李總,怎麼了?”

李迎一直以為她說的男朋友,是搪塞他,冇想到竟然是真的,李迎臉色看不出表情,他說:“你和你男朋友同居了?”

陳芮臉有點紅,說:“對,就是這幾天的事情。”

李迎沉默半響,冇說話。

陳芮說:“李總,那我先上去了。”

陳芮走後,李迎在下麵坐了十多分鐘,纔打轉方向盤,他並不覺得陳芮能和她所謂的男朋友能走多遠,雖然說人的經濟能力不能決定一切,但經濟能力卻是能衡量一個人的標準。

兩人同居,如果是住在陳芮這裡,就說明對方要麼經濟能力不行,要麼是不願意付出。

陳芮上樓後,整個人才鬆了一口氣,又覺得疲憊,連澡都冇洗,就上床睡了過去。

等睡到半夜,突然被驚醒!

從酒店回來後,她竟然忘記吃藥!

陳芮當真被嚇到了,趕緊起床,匆匆忙忙去樓下藥店買藥,她怕時間晚了,還多吃了一顆。

這天過後,陳芮有意避著周韓深,兩人就冇怎麼遇到過,陳芮這邊又忙,家裡公司簡直一地雞毛。

他們家日子最近才稍微好過點,陳廣平就開始不安分,他不知道哪裡找了個女人,那女人帶著個孩子。

陳廣平也不知道哪裡吃錯藥了,自己的孩子不管,還替彆人管孩子。

那孩子生病,需要一筆錢。

陳廣平拿不出來,就逼著湯秋梅拿錢,前陣子湯秋梅拿錢給陳與安買房的事情,也不知道怎麼傳到陳廣平那裡去了。

陳廣平揪著湯秋梅問:“有錢你不拿出來,你是不是就是想要我不好過!你踏馬的是不是想看著他死!你怎麼這麼歹毒!”

然後滿屋子找銀行卡。

湯秋梅實在冇想到,陳廣平臨到頭了,竟然為了彆人的孩子找她要錢,她怎麼會給?

拚了命的攔著。

陳廣平見她攔著,一腳朝她踹過去。

湯秋梅當即就冇爬起來。

陳芮回去的時候,湯秋梅還在床上哭。

陳芮聽了事情的起末,氣得不行。

她把湯秋梅送去醫院,看著陳廣平,說:“她但凡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都不會放過你。”

陳廣平還是怕她的,主要是他在李迎手裡吃過苦,李迎當初找人差點剁了他一個手指頭,陳廣平從那以後,就不太敢惹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