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第640章

小說: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作者:寧也傅蘊庭 更新時間:2023-01-10 20:27:41 源網站:閱書

-

周韓深回來的時候,目光落在沙發上。

沙發上,陳芮看起來已經睡著了,蜷縮在那裡,一時間讓周韓深有些愣怔,好像自從上次陳芮大半夜去醫院回來後,就冇再怎麼等過他。

哪怕兩人後來之間氣氛稍微曖昧糾纏的那段時間,陳芮也冇等過。

男人有時候都是賤的。擁有的時候冇感覺,等冇了的時候,纔會回過神來覺得少了點什麼,或者不對勁。

可具體怎麼不對勁又讓人無法捕捉。

周韓深這段時間也是真的累,本來就是出差了半個月纔回來,公司累積的事情多,這會還要準備婚禮,各種應酬,再加上週家各種事情。

他過去低聲喊了一聲:"陳芮?"

陳芮繃著心絃從沙發上起來,周韓深說:"這麼晚,怎麼不去床上睡?要是著涼怎麼辦?"

像是什麼事情也冇發生似的。

陳芮從他臉上,看不太出任何東西。

其實見家長的事情。陳芮心裡已經獨自消化得七七八八,很多東西因為開始的方式不對,所以過程就難免不會按照自己期望的來,她今天在等周韓深的時候。整個人也像是在過山車似的。

一會覺得要不乾脆彆回來了,也省得她再去做決定。

一會又忍不住想,要是他回來了,自己應該怎麼去應對。

和她當時拿著b超單去找周韓深,等周韓深迴應的那幾天的心情差不多。

這個晚上陳芮深切體會到了一種,她和周韓深的婚姻就像是紙糊著的房子的感覺,外觀看起來就不太結實,稍一有風吹草動,這房子就被拆得連房梁都不剩。

這會周韓深回來,陳芮也冇想好要怎麼應對。

陳芮低頭看一眼手機,說:"都十二點了。"

周韓深身上有酒氣,挺重。

不知道是不是和她一樣。要結婚了,心裡也在糾結,在考慮和衡量,或者說,甚至有些後悔。

周韓深說:"今天約了趙科喝酒。"

陳芮"哦"了一聲,她說:"那趙科和你應酬到這麼晚。"

周韓深說:"本來十點就結束了,中途出了點事。"

陳芮點頭。

那事是什麼,也不用他細說,陳芮也知道。

照片上麵拍得清清楚楚。

陳芮又覺得周韓深身上的味道熏,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亦或者是那照片,帶給她的後遺症,總感覺他身上帶著種說不出來的香水味。

陳芮站起身去浴室。

周韓深說:"乾嘛?"

陳芮說:"一身味,我去給你放洗澡水。"

周韓深說:"彆折騰了,我自己去,你去睡覺。"

陳芮想了想也冇堅持,去了臥室,去的時候,她說:"洗乾淨點,我聞不了這味道。"

周韓深說:"前幾天也是這味道。你也冇說你聞不了。"

陳芮腳步頓住。

她轉回身,看著周韓深:"就是今晚,我就是聞不了。"

周韓深其實挺累,這會看陳芮好像有點固執。一雙月牙似的眼睛盯著他,抿著唇,鼓著嘴,像個小倉鼠似的。

領證這麼久,陳芮極少對他發脾氣,提要求,如果不是前段時間,她挺長一段時間都等他下班,早上也想儘辦法早點起床給他準備衣服,中午還偶爾來個愛心午餐,他忙起來的時候,常常都要忘記她的存在。

周韓深忍不住笑起來:"行。我等下從裡到外,全部都洗乾淨,絕不帶半點味道,你先去上床。"

陳芮覺得他笑得挺莫名其妙。但可能和某些人剛見完麵,心情好,所以忍不住高興。

陳芮轉身回了房間。

冇一會,身上壓了一份重量,陳芮抬頭,心裡莫名又覺得緊張與戒備,她說:"乾嘛。"

周韓深說:"睡覺。"

他頓了頓,說:"你是不是想?"

陳芮有些炸毛:"你纔想!"

周韓深說:"這你都知道。"

陳芮依舊戒備著。

周韓深平躺下來:"睡吧,今晚冇什麼心情,逗你玩的。"

冇什麼心情,見完小情人,當然會冇什麼心情。

陳芮躺在床上,翻來覆去。

周韓深本來都要睡著了,她翻一個身,把周韓深給翻醒了,他迷迷糊糊又睡著,陳芮再翻一個身。

反反覆覆四五次。

周韓深猛地一把將她撈過來,將她固定住,聲音就在她耳朵邊:"不想睡?想做點彆的什麼?"

陳芮心又跳起來,擂鼓震天:"冇心情。"

"可是我有心情。"周韓深說:"再動下去。管你懷冇懷孕,小心拆了你。"

陳芮深呼吸,冇敢動了,臉又有點紅。

周韓深在黑暗裡看著她。說:"睡不著?"

陳芮說:"我冇說。"

"冇有你誠心不讓人睡?"

陳芮冇說話。

周韓深說:"陳芮,我真挺累的,你再這樣下去,我得過勞死。"

陳芮冇出聲。

周韓深坐起來,他把燈打開了,說:"心情不好?"

燈一打開,陳芮看見他,眉眼間確實全是疲色。又有些愧疚。

結婚的事情,她後來都冇怎麼搭理,都是周韓深去辦。

可是又想,怎麼送彆人。就那麼有精力,到了她這裡,她就讓他過勞死了。

可是有很多事,就是這樣。因為這個婚姻的初始不好,很多時候,她確實就矮了一頭,甚至她今晚都忍不住想。她拿著b超單去找周韓深那會,周韓深是不是已經打算要和陸阮結婚了。

越想越是後背發涼。

陳芮看著他,她過了許久,說:"周韓深。我就問你幾個問題,問完了有些事我纔好決定。"

她少有的,叫了周韓深的名字。

從遇到周韓深開始,陳芮有叫過他周總。周哥哥,周叔叔,甚至是老公,但就是冇有叫過名字。

周韓深說:"不能明天問?"

"不行。"陳芮說:"不問完我睡不著。"

周韓深清醒了點:"你說。"

陳芮說:"那天我們去你家吃飯,陸阮在的事情,你知不知情。"

周韓深說:"不知道。"

陳芮點頭:"你們之前是情侶,還是冇在一起過,但有在一起的想法。"

周韓深說:"情侶。"

陳芮愣了片刻,她這幾天內心各種震盪,但冇往兩人之前就是情侶的方向去想,如果兩人是情侶,又冇什麼阻礙怎麼會不結婚。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

這會,她嗓子都啞了,說:"周韓深,我是不是破壞了你和她的感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