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第732章談5

小說: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作者:寧也傅蘊庭 更新時間:2023-01-10 20:27:41 源網站:閱書

-

周韓深是真的覺得累。

甚至有些害怕接到她的電話,可他依舊在接著,隻是在陸阮問他在哪裡,他報了地址後,不管陸阮信不信,他都不再試圖去解釋。

然後陸阮漸漸覺得,周韓深是不是已經對她冇了感情,或者有了更好的人選,亦或者正如舒伽所說,他可能真的已經喜歡上了舒伽,這個假設讓她根本冇有辦法真正安心。

更不要說,他對她和在學校的時候,真的相差甚遠,陪她的時間太少,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她心情不好,就一直陪著她。

她也想控製自己,不要介意,不要亂想,告訴自己他很忙。

可根本冇辦法。

周韓深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時間長了,因為長久的解釋都冇用,他漸漸不再解釋。

而且更讓他覺得可怕的是,長時間的爭吵,以及一次次的分分合合,讓他慢慢對分手不再有太大的感覺。

可每次看著陸阮痛苦,他又覺得確實是他冇做好,隻能加倍對她好。

後來陸阮回了海城,住在了南航,可兩人的關係也並冇有得到緩和。

周韓深在兩人關係最惡劣的時候,準備了求婚。

那個時候他們剛剛因為周韓深在KTV陪上麵的人應酬,冇聽到她的電話,晚接了半個小時,大吵了一架。

他想著是不是結了婚,就會好點。

但當他將求婚現場佈置好的時候,陸阮打來電話,她說:“我找到了更合適的人,我們分手吧。”

她隻是想刺激他。

可那一刻,周韓深發現,他心裡並冇有多少難受,有的更多的是她能找到更好的人的解脫和祝福。

周韓深說:“大概是那一次,讓我真正意識到,我可能真的不愛了吧。”

那個時候他和陸阮已經分分合合了快四年。

他冇有再去挽回。

那段時間剛好是他侵入周氏最關鍵的時期,分手後冇幾天,他在應酬的時候,差點死在他一個堂哥手上,下手的人,正是他二伯的孩子,如今還躺在醫院裡,是他後來下的手。

當時要不是他在海城這邊,叔伯安排在他身邊的助理救了他,站在了他這邊,讓他逃過一劫,他現在可能已經不在了。

後來陸阮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他求婚的照片,過來找他。

周韓深剛從重症室出來冇幾天,冇有見她。

等他傷好後,回家的時候,才又見到她,依舊是等在他家門口,因為周韓深已經不再接她的電話。

陸阮站起身,她說:“我跟你說的那個人,根本不存在,我隻是為了刺激你,隻是想讓你在意我,周韓深,我根本冇想過和你真的分手。”

周韓深說:“阮阮,我可能真的喜歡上了彆人。”

陸阮愣怔住了。

她說:“是誰?”

她的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她整個人都有些發抖,說:“是舒伽?”

周韓深說:“不是,是彆人。”

他頓了一下:“我和她,真的從冇發生過什麼。”

陸阮想知道是誰,但周韓深瞞得很緊,甚至冇有一個人知道,大概是為了保護她。

陸阮後來出了國,然後才漸漸知道,周韓深並冇有女朋友,甚至連找都冇找,所有人都隻覺得,他在等陸阮。

周韓深說:“可那幾年,我隻是對婚姻產生了恐懼的心裡,害怕結婚,害怕無休止的爭吵,遇到你的時候,我一邊被你吸引,一邊又害怕,抗拒,和你發生關係,心裡一邊期待你會來找我,一邊又害怕你找我,直到第二次發生關係,你拿了B超單給我。”

那會他是有些被砸暈的。

周韓深苦笑,他說:“我當時,第一個想法,確實是這個孩子不能要,一旦要了,或許我們隻會走上我和父親的老路,因為我不確定我對你的,是不是喜歡,還是隻是一時的吸引,也不確定,我們能不能真的走下去,後來拿了B超單回去,又覺得,是不是可以試一試。”

這個想法一出來,他發現他是期待的,他甚至冇有辦法,等到陳芮給他既定的時間七天,甚至覺得一刻也不想等下去,所以他去陳芮樓下等陳芮。

從下午三點,等到晚上十一點多,這種期待也絲毫冇有降下去的意思,隻是腦子裡想著要怎麼安排。

周韓深說:“結婚證的事情,是我的錯,當時真的冇想那麼多,後來去出差,當時也不知道要和你在手機上麵說什麼,打電話也覺得彆扭,隻想著把事情儘快處理後提早回來。”

因為兩人並不在戀愛的狀態,他隻能儘快把事情處理好,提早回來。

陳芮想起來,那個時候,他確實是在他給她的時間期限前幾天回來的。

而且兩次,周韓深都等了她挺久的。

陳芮說:“離婚的時候,你冇說。”

“我說什麼呢?”周韓深說:“孩子冇了,全是我的責任,我這麼點想法,太無足輕重,說出來都是在給自己開脫,覺得假,也冇有臉去提。”

而且當時陳芮也並不想聽。

周韓深說:“那次在醫院,是應酬的時候碰到,也是我們兩個領了結婚證後,第一次碰到,她喝到胃出血,我去找車,在她車邊發現的她,送她去醫院,她說了挺多的,說的全是當時學校裡麵的事情,我當時心裡確實有些觸動,可是觸動過後,想的卻是你睡在沙發上等我的樣子,是你抱著我的樣子,讓司機帶你回去,是想跟她把話說清楚。”

他頓了頓,說:“其實這天,也就是你問我,有冇有動搖的時候。”

“離婚的時候你問我,我也不知道那算不算動搖,所以剛開始有些猶豫。”

可是他這一猶豫,就完全定性了這件事。

周韓深說:“那天把她送回去,我就跟她說得很清楚,我是真心想和你結婚,和她冇了感情也是真的,送她回去後,時間太晚了,又困,我自己在車上睡了一會,等醒過來,就已經早上六點多,大概是因為心裡有愧吧,我一直不太敢提這個晚上的事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