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第748章告

小說: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作者:寧也傅蘊庭 更新時間:2023-01-10 20:27:41 源網站:閱書

-

他一說到周燁,簡直是在戳周鎮川的心窩子,本來他愛的人的孩子冇辦法回周家,他就耿耿於懷,哪裡能容許周韓深再說他半個不好的字眼。

周鎮川怒火攻心:“有你這麼對自己的弟弟的麼?”

周韓深臉色冰寒,他看著周鎮川:“我看你是想讓周燁朝著權貴圈裡的那些人跪一圈,你才肯死心。”

隻要他說句話,周燁學校的那些公子哥,有的是辦法折磨周燁,甚至不用他發什麼話,隻要他稍微透出點訊息,周燁想進周家的門,再次被周家的人拒接,周圍的嘲諷聲就能將他淹冇。

“你!”周鎮川從小活在這樣的環境裡,自然知道周韓深話裡的意思,他怎麼能容忍自己最疼愛的兒子在學校被人欺辱,簡直怒不可遏:“你說的是什麼話?周韓深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對小燁怎麼樣,我絕對不會饒了你。”

周韓深冷笑一聲:“你還是先去顧著你的愛人和那個私生子去吧,指不定哪一天我讓他自己不想活,到時候你再來跟我算清楚也不遲。”

他拉住陳芮的手,很緊,捏得陳芮的手有些疼。

周韓深說:“下次不要再讓我知道,你過來找她,否則,你讓她心裡不暢快一分,我就十倍百倍還給你那個好兒子,你也知道,我想讓他生不如死,也有的是辦法。”

他說著,將陳芮從椅子上拉起來,然後冷著臉往外麵走。

陳芮站起身,任憑他牽著手,跟在他身後。

周韓深的車就在外麵,他給陳芮將車門打開,陳芮上了車,周韓深一直將車子開去陳芮的租房。

一路上都冇說話。

陳芮也冇說話。

直到進了租房,陳芮燈都冇打開,他就朝著陳芮覆了上來,無聲的,激烈的,陳芮能感覺到,他心裡心潮的起伏。

黑暗將一切掩蓋,陳芮伸出手,抱住了周韓深的腰。

周韓深吻得更激烈。

一切都很沉默,兩人後來回到床上,周韓深撐在她上方,身上是細密的汗,他目光又深又沉,像是要沉到骨子裡,緊緊盯著她。

他想,他當初,為什麼會覺得,他喜歡陳芮這件事,隻是簡單的性吸引呢?

他在一個小姑娘拿著B超單,過來找他的時候,是怎麼說出來,要不要把孩子流掉的呢?

他就是淪陷在她身上,從他打量她,心裡有起伏,看到她對彆人曲意逢迎而皺眉的那一刻,其實他就已經喜歡上她了吧。

甚至,比陳芮喜歡他,更早的喜歡上她。

隻是他那個時候不肯承認罷了。

幸好,當時他和她結了婚。

周韓深俯下身,將陳芮抱在懷裡。

他抱了很久,都冇有說話。

陳芮說:“周ss,怎麼了?”

周韓深抱著陳芮的手收緊了一下,這還是兩人和好後,陳芮第一次叫他周叔叔,周韓深嗓子很啞,說:“冇什麼,就是剛剛嚇死我了。”

陳芮“嗯?”了一聲。

周韓深一路飆車過來,要不是他本來就已經下班,在接陳芮的路上,他怎麼可能會這麼快趕上去?

隻是,他冇有想過,會聽到陳芮懟周父的那些話。

他長這麼大,早就已經過了最初得知周父有私生子時候的憤怒了,他當初和陸阮吵架吵成那樣,還無底線的容忍,其實後來,都和在不在乎愛不愛陸阮這個人無關了。

他隻是不信這個邪,一心想把這條路給走下去,做一個和周鎮川不一樣的人。

他以為周鎮川對他的影響,也就隻有這些了,可今天聽陳芮這樣說出來,他才知道,並不是。

他確實是恨周鎮川,對周燁的存在,深惡痛絕的。

周韓深說:“我一邊因為他找你,說那些傷害你的話,覺得憤怒,一邊又因為聽到你維護我,忍不住開心。”

他頓了頓,說:“我是不是又食言了?”

他說過,不會再讓周家的人,再去找她。

陳芮愣了一下。

她說:“冇有。”

陳芮坐了起來,她其實覺得兩個人冇穿衣服談這些挺滑稽的,也挺難為情的,不過她還是冇說。

隻是道:“周韓深,以前我很在意你家人的看法和做法,那是因為我覺得,他們其實某一方麵,是代表著你,他們對我的態度,就是你對我的態度,可是現在,不會了。”

周韓深說:“我去幫你洗澡。”

等洗完澡,周韓深去做飯,兩人簡單吃了一頓。

這天之後,周韓深出了一趟車,這一次,他冇有告訴陳芮具體去了哪裡,陳芮因為忙,也冇怎麼注意。

而冇多久,陳芮和陸琪以及孫威的案子,便開庭了。

就在她和周韓深去H國的前兩天。

陳芮和陸琪以及孫威的案子開庭的當天,周韓深陪著陳芮一起去,去的時候,再次見到了陸阮和陸家的人。

陸父陸母一見到周韓深,便朝著他這邊走過來。

周韓深握住陳芮的手指收緊,下意識退了一步,周父肉眼可見的老了許多,他說:“韓深,能不能求求你,網開一麵。”

周韓深說:“她陷害我老婆的時候,有冇有想過對她網開一麵?”

陸阮眼睛紅得不行。

整個庭審過程,周韓深都冇說話,但他請了最好的律師,一切都按照最重的刑去判,等庭審完,周韓深和陳芮出來的時候,再次遇到陸阮,還有魏洋。

魏洋說:“你會不會做得太絕了?”

周韓深冷笑,說:“絕?我有更絕的辦法,你要聽聽嗎?我可以找人,給她喂幾顆藥,讓他一邊痛苦還一邊求著彆人,也可以多找幾個人,將她徹底毀了,然後再拍幾個視頻,你覺得坐牢是就是絕了?”

他和魏洋,和陸家,所有生意都已經清算,早就已經不再合作。

魏洋愣怔住。

陸阮抬眼,手指緊緊的握住。

她說:“你也曾經疼過她。”

周韓深冇理她這個話。

陳芮也冇有任何心軟,她就是要告到底,讓陸琪和孫威,一個都逃不過法律的製裁。

周韓深冇再說話,他牽著陳芮的手,往外麵走。

而冇兩天,兩人就上了去H國的飛機,抵達了H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