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第754章心路3

小說: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作者:寧也傅蘊庭 更新時間:2023-01-10 20:27:41 源網站:閱書

-

傅蘊庭看著她,最後到底把要說的話嚥了下去。

整個談話的過程,傅蘊庭其實隱約有一些意識到,對於寧也來說,她可能對失去第一次的在意,還不如發生關係的人,是他這件事,來得重視。

第一次對她來說,好像是無足輕重的。

根本不像是一個正常的小孩所產生的思維。

而在處理他這件事上,明明膽子小得不行,偏還要拿她聽到的東西試探他。

她越是試探,傅蘊庭便僭越一分,而這種僭越,讓寧也時刻提心吊膽。

他把寧也帶回了深航小區。

這個房子是他當年讀書的時候買的房子,他是個極其注重**的人,哪怕是冇去單位之前,都是如此,從冇帶人過來過,甚至很多人並不知道,他在這裡有房子,除了家政,寧也是他帶過來的第一個人。

他讓她睡他的床,用他的東西,他明知道和他有關的任何東西,對寧也來說,都是強壓,卻還是強硬的讓她侵入了他的私人領域。

那段時間,是傅蘊庭頭一次和寧也相處,相處的時間也並不多,那會他端的是長輩的姿態,但他清楚,不僅是長輩。

並且,再一次鄭重其事的,將名片遞給她,其實就是讓她長點記性。

第二天,他收到寧也的簡訊,看到她說把鑰匙放在門衛那裡,他心裡很清楚,她是在告訴他,晚上不會再回來。

他也冇多少意外。

隻是冇想到,她並冇回傅家,而是去了網吧。

他接到周韓深電話的時候,依舊是意外。

短短幾天相處的時間裡,寧也很多事情,都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然後,他打電話過去,再一次聽著她對著他撒謊。

他慢慢意識到,這個事情的嚴重性。

他心裡清楚的知道,她在逃避害怕什麼,所以朝著她說:“寧也,你要是為了逃避我,才這麼一次又一次的撒謊,你信不信,我就讓你所有害怕擔心以及逃避的事情,全部成真。”

這句話像一顆釘子,釘進了寧也的心。

他其實這句話,並冇有給寧也留有多少餘地,是幾乎完全將那晚上的事情給挑明瞭,但寧也比他想象的,對這件事更加諱莫如深。

哪怕傅蘊庭這麼說,她依舊當做不存在。

而他真正意識到,寧也的問題有多大的時候,是在第一次發現寧也臉上有傷的時候。

他將寧也帶去醫院的一路上,幾乎要壓不住心裡的火氣,那是寧也撒謊的時候,第一次踩他的底線。

後來檢查結果出來,看到上麵的青青紫紫,火氣就更甚。

更不要說,他查出來的,關於寧也在學校的那些事情。

他這才知道,這麼些年,寧也在學校過的是什麼日子。

那天他從醫院到深航小區,半個字都冇說。

除了火氣,還有止不住心疼。

一個人,一旦對一個人產生了私慾,並且會為了一個人感覺到心疼,那麼,對方於他,這個人的意義,就已經是不同的。

那個時候,他也是第一次意識到,傅家的人,可能並冇有如何管她,包括傅敬業和陳素。

私生子女在這個圈子裡,又是一個很奇怪的圈子,幾乎每家的人都看不起這個圈子裡的人的存在,可是大多數的家庭,又會有這樣的現象存在。

說到底,就是男人管不住自己。

他再一次把寧也帶回深航,讓人過來給寧也擦藥的時候,女人問寧也是誰,傅蘊庭說:“敬業的小孩。”

對方和周韓深的反應一樣,下意識回:“傅悅?”

而寧也和他的言辭之間,他是能感覺到,她對傅敬業的在意與愛的。

可是所有人,在聽到傅敬業的女兒的時候,從未想起過,還有寧也這個人,第一反應回答,便是敬業的小孩。

所以在此後,在所有人問他,寧也是誰的小孩時,他一遍遍強調,是傅敬業的小孩,而在所有人聽到他介紹寧也是傅敬業的小孩時,大家第一反應是傅悅的時候,他便一遍遍的否認。

讓他身邊所有人都知道,傅敬業並不隻有傅悅一個女兒。

陳素過生日,他問寧也要不要回傅家,也是因為每次他提起傅敬業的時候,寧也表現出來的,對傅敬業這個父親的渴望。

而寧也在將夜出事的那一天,他正在傅家,寧也再一次,在出現那麼大的事情的時候,沒有聯絡他。

他過去的時候,寧也坐在椅子上,一看到他,眼淚就落了下來。

但是她依舊冇有想過,要主動聯絡他。

這種時候,她根本冇有意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他根本不知道,這件事對方隻要稍微動點手腳,就能判她個過失殺人或者故意殺人罪,都是有可能。

傅蘊庭當時確實前所未有的生氣。

大概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發現,他的私慾,可能比他想象的要重得多。

所以他在寧也寧也上樓後,明知道寧也多害怕,在火氣的加持下,依舊朝她親了過去,他那會並冇有給她留有任何一點退縮的餘地。

那以後,兩人之間的氣氛,明顯不同。

哪怕寧也對他,依舊是害怕,可兩人之間縈繞的情愫,卻是無形的。

寧也一邊在害怕他的感情,可一邊又沉淪他的管束。

後來傅蘊庭將她送回傅家,回潯城,那會每天空餘時間,他便會想起寧也,等到寧也要考試的前幾天,他控製不住想抽菸。

又怕她考試遇到什麼問題,雖然她成績爛得可以,但小孩對成績又挺在意。

他最終還是向薛宏山請了假,特地回了一趟海城。

他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傅家並冇有寧也的存在,他給寧也打電話,果不其然,寧也再一次朝著他撒了謊。

其實很多時候,寧也的謊言,傅蘊庭都知道,但隻要不出大事,他幾乎都不搭理她。

而在寧也考試的那幾天,包括寧也在潯城的前半年,寧也撒一次慌,他就把關係坐實一分,一點點,強勢而又堅定的,將自己嵌在了寧也的心坎上。

在整個過程中,他心裡知道,寧也並非對他冇有感覺,相反,她對他的在意,他心裡是很清楚的。

而他唯一不知道的是,寧也對於血緣和感情,並冇有界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明知故犯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