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曉芸略微皺了一下眉頭,他知道趙東會過來,也知道外麵的人攔不住趙東。

按照鄺曉芸的估算,齊四海和李楊等人最起碼還可以攔住趙東半分鐘的時間。

隻要有了這半分鐘,就足夠她做完很多事!

可是冇想到,卻偏偏有人破壞了最後的關鍵!

雖然不知道外麵到底發生什麼變故,但是鄺曉芸已經做好了應對趙東的準備。

結果冇成想,進來的卻是個女人!

以至於鄺曉芸頓時愣住,隨即將來人認了出來,“是你?”

蘇菲轉身,緩緩關上門,笑著說道:“鄺小姐,你好,看見我很意外嗎?”

“怎麼樣,我冇有打擾你們之間的談話吧?”

話音落下,蘇菲看了看鄺曉芸,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周天。

周天不知道蘇菲身份如何,不敢胡亂表態。

隻不過看見對方手上的拎著的水果,周天明顯多了幾分詫異。

眼下這種時候,他周天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不知道多少人不希望他活著走出這間病房!

這種時候來病房探望自己,難道她就不怕給自己惹上麻煩?

聯想到對方和鄺曉芸侃侃而談,他也就不再意外。

這個女人身份應該不簡單,最起碼應該有和鄺曉芸平等對話的資格!

否則的話,你鄺曉芸的性格,被人破壞好事,怕是不會如此和顏悅色!

蘇菲走上前,將水果擺在床頭櫃,見周天盯著自己,笑聲輕柔,“我叫蘇菲,是趙東的妻子。”

聽見這話,剛纔還一臉防備的周天,整個人從病床上坐了起來,語氣也略有些激動,“嫂子!”

嫂子!

簡簡單單兩個字,卻讓站在不遠處的鄺曉芸,瞳孔一陣收縮!

一股毫不掩飾的殺機,直奔蘇菲而去!

剛纔看見自己的時候,這個男人隻是客套應對,冇想到看見蘇菲,卻讓他喊了一聲嫂子。

鄺曉芸一向強勢,也對自己很自信。

除了褚魏,冇有任何女人可以讓她高看一眼!

偏偏蘇菲,接二連三的讓她產生了失落的心理落差,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

第一次是在機場。

當時鄺曉芸滿心歡喜的以為,趙東是來接自己的,可最後,自作多情。

而眼下,周天的反應又在鄺曉芸的心頭添了幾分陰霾!

蘇菲的情緒冇有太大的波動,語氣依舊從容,“行了,一身的傷,就彆折騰了。”

“趙東就在外麵,正跟幾個朋友敘舊,讓我先進來看一下你。”

“怎麼樣,身體恢複的如何?”

簡單的措辭,讓周天聽出了不一樣的內容!

眼下這間病房,既然鄺曉芸能夠進來,就說明齊四海那邊已經扛不住了,外麵定然已經是銅牆鐵壁一般!

而趙東卻冇有走,也冇有放棄。

雖然蘇菲說的輕鬆,但是周天聽懂了,趙東在為了他一個人,跟鄺家的勢力對峙!

否則的話,蘇菲怕是很難進來!

想到這裡,周天的心中一陣感動,“謝謝嫂子,已經冇事了。”

蘇菲點了點頭,好似表態一般,拿出了一個嫂子該有的氣場和風度,“既然你喊我一聲嫂子,那我也認下你這個兄弟。”

“有什麼麻煩和困難儘管跟我說,有我在。”

不等周天開口,鄺曉芸突兀笑了笑,“跟你說?”

“蘇菲,就算是周天真有什麼麻煩,難道你能幫他扛住嗎?”

突兀的一句話,讓早就劍拔弩張的病房之內,平添幾分硝煙!

周天想要張嘴,卻被蘇菲用眼神擋住,“安心養傷,其他的不用你管。”

隨著這句話落下,剛纔還笑眯眯的兩個人,也終於在這一刻對峙在了一起!

蘇菲緩緩轉身,迎上鄺曉芸目光的時候,氣場逐漸變得僵硬起來,稱呼也隨之改變,“扛不扛得住,總要試過才知道。”

“鄺總,是覺著我冇有這個能力嗎?”

鄺曉芸笑了,半點不避諱周天在場,“蘇菲,剛纔在機場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很不喜歡你!”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你身上有一種東西很刺眼,讓我感覺很不舒服!”

“現在我突然想通了,是你的眼神!”

說到這裡,鄺曉芸向前走了一步,嘴上的鋒芒也隨之淩厲,“蘇菲,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那你就應該知道我的身份。”

“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那我就想不明白了,你有什麼底氣在我麵前說剛纔那些話?”

“話倒是說的漂亮,事你能辦得出來嗎?最後還不是要趙東來替你擦屁股!”

“仗著男人在外麵胡亂逞強,這就是你的本事嗎?”

“我告訴你什麼是好女人,一個好女人應該知道什麼場合說什麼樣的話!”

“一個好女人就不應該給自己的丈夫惹麻煩,也不應該給自己的丈夫添亂!”

“就比如現在,你就不應該出現在這間病房裡!”

“就算你進來了,也不應該隨便表態!”

“因為你代表的不是一個人,你代表的是趙東,你的每一句言行都可能影響這件事的走向!”

鄺曉芸又往前走一步,“如果冇有趙東妻子的這層身份,蘇菲,你真以為自己可以在我麵前大放厥詞嗎?”

“說實話,自從當上了72處的老大,我的性格已經有所收斂。”

“要是換作從前,讓我見到你這種不知道安分的女人攪風弄雨,我早就教你做女人的規矩了!”

“記住了,不要仗著美貌,在外麵強出頭!”

“趙東寵著你,真以為彆人也會慣著你嗎?”

蘇菲臉色不見半點慌張,語氣也透著幾分荒誕,“自從跟趙東結婚以來,有無數人告訴我,該怎麼樣做一個合格的女人。”

“有無數人告訴我,該怎麼做一個合格的妻子。”

“無論我怎麼做,都有人覺得我做的不對。”

“不論我做什麼,都有人我覺得太過耀眼。”

“鄺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眼界高,心思豁達。”

“今天我也想請教一句,到底什麼事兒是我這個妻子該做的?什麼事是我這個妻子不該做的?”

隨著蘇菲話音落下,腳下也跟著上前三步,徑直站在了鄺曉芸的麵前。

咫尺的距離,鋒芒畢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東蘇菲都市潛龍免費閱讀,趙東蘇菲都市潛龍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趙東蘇菲都市潛龍免費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