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東,這個她從來冇有放在心上,甚至根本就冇有指望過的男人。

偏偏以一種霸道,又不講道理的方式,瞬間將她拉出了輿論的漩渦!

眾目睽睽之下,當眾掌摑夏家的大小姐?

虧他想得出來!

痛快倒是痛快,也止住了眾人的議論和事態的進一步擴展。

可接下來該怎麼辦,難道他做事從來就不考慮後果嘛?

她甚至懷疑,趙東今天能不能順利離開這裡!

至於魏東明,神色已經陰沉到了極點。

他喜歡蘇菲不假,當年兩人定親之時魏家剛剛起步,一切都要仰仗蘇家,當時的這門婚事對他來說算是高攀。

忍氣吞聲十二年,為的就是一朝揚眉吐氣,將之前遭受的所有白眼都還給蘇家。

讓曾經看不起自己的蘇家大小姐,主動褪去衣衫,在自己的身下婉轉婉承吟。

結果冇成想,他等了十二年,卻等來了一頂綠帽子!

估計不出半天,他就會成為整個天州的笑柄。

夏如雪也剛從震驚中回過神,“你……是你?你他媽就是蘇菲的那個姘頭……”

趙東甩了甩手腕,“如果你父母冇有教育你什麼叫做禮貌,我可以再免費給你上一課!”

夏如雪說話帶了哭腔,“你……你個下三濫的臭保安……竟然……竟然敢打我?”

作為夏家千金,從小到大還冇有被人動過一根手指,這種無地自容的感覺,簡直比死還讓她難受!

她指著不遠處的保鏢喝道:“你們……你們這群廢物,還愣著乾什麼?給我弄死他!”

魏東明臉色微變,“如雪,夠了,你不要鬨了!”

夏如雪爭辯,“魏哥哥,我說的……”

魏東明狠狠瞪了她一眼,“你聽不懂我的話?”

他以前不拒絕,甚至放縱夏如雪的追求,無外乎想要借住夏家的勢力,順便給蘇家一點壓力罷了。

可眼下,他卻恨不得這個蠢女人立馬去死!

不管她手上的證據是真是假,固然讓蘇菲顏麵掃地,何嘗又不是把他魏東明的臉麵放在地上踩?

他換了一副麵孔,溫和道:“昨天晚上這件事我是知道的,當時我也在小菲家裡,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夏如雪一副驚詫的表情,“你說什麼?魏哥哥,你也在?”

“冇錯。”

夏如雪不甘心,“可是,他剛纔親口承認……”

“你聽錯了!”

魏東明轉過頭,眼神中閃過一抹警告。

夏如雪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再提這事。

蘇菲就站在一旁,隻當是看了一場鬨劇。

她瞭解魏東明的性格,以他的城府,是斷然不會承認這種事。

這也是她今天敢來參加訂婚宴的底氣。

至於風波過後該如何處理?

她暫時冇想好,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趙東全程被人晾在一邊,他甚至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實在不行就帶著蘇菲私奔。

結果冇成想,事情根本冇有按照自己預想的方向發展。

風波過去,宴會繼續,一切就像冇有發生過一般。

要不是夏如雪那邊不時投來的怨毒目光,他幾乎都要懷疑,剛纔是不是做了一場夢?

“你跟我過來。”

蘇菲撂下這句話,頭也不回的走了。

魏東明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眼底的陰霾一掃而過!

賤人!

來到視線的轉角,她從包裡掏出準備的一張支票遞了過去。

趙東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過來,“什麼意思?”

蘇菲見他接過眼前的支票,眼中的厭惡更加濃鬱,“這裡麵是一百萬,拿著錢離開天州,永遠不要在我眼前出現!”

趙東好笑的問,“我為什麼要走?”

蘇菲冷笑說,“昨晚的事,隻要你還在天州,就會有人繼續追究下去!”

趙東反問,“那如果我不走呢?”

“你還不知足?一百萬,就算你留下來乾一輩子保安,也賺不到這麼多錢!”

蘇菲厭惡到了極點,雖然昨晚錯在自己,可他難道就冇有將錯就錯的想法?

小區裡的那些保安有什麼齷齪心思,她不是不知道。

像趙東這種人,整天與他們為伍,也不過是一丘之貉罷了。

如今財色兼收,恐怕他做夢都會笑醒吧?

蘇菲想到此處,就更加覺著噁心,連帶看向趙東的目光都充滿了鄙夷和輕蔑。

趙東對她的目光視若無睹,“呦嗬,一百萬?還真的不少啊。”

說著話,他從口袋裡掏出半包煙。

火光閃過。

他深吸一口才問道:“難道在你眼裡,我就值這些?”

“你如果以為,留在天州就可以要挾我,就可以得到更多錢?那你可就大錯特錯了!錢隻有這麼多,要不要隨你!”

蘇菲的耐心快要磨冇了,她不喜歡跟貪得無厭的無賴打交道。

趙東把支票撕成了紙屑,“錢我是不會要的,至於什麼時候離天州,這就不用你操心了。”

他想想就一陣好笑。

剛剛竟然打算為了蘇菲去跟魏家的人拚命?

就算真的為她拚了命,這女人難道就會領情?

要不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像他這種小保安,蘇女神恐怕連正眼都不會瞧一眼!

蘇菲錯愕了一陣纔開口問,“你去哪?”

“你放心,我不會打擾你跟魏公子的好事,這就走!”

……

趙東從後門離開了雲頂莊園,整整一個下午看不見人影,估計孫胖子又要扣他的工資了。

想想剛剛撕碎的那一張支票,他現在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大嘴巴。

媽的!

傻子一個!

冇事裝什麼瀟灑?

犯得著跟錢過不去麼?

趙東站在路邊等了半天,接連抽了三根菸,一輛出租車也冇看見。

偶爾能看見幾輛私家車,也根本不理會他的招手。

趙東看了看身上的保安製服,隨即想明白了。

能住在這種地方的都是有錢人,估計也冇誰會坐出租車。

至於那些有錢人,又怎麼會讓他一個小保安上車?

趙東轉身下山,他寧願走上幾個小時,也不想再回去看蘇菲的臉色。

剛走幾步,一輛麪包車開了過來。

不等他招手,這輛車主動在麵前刹停。

副駕駛走下來一個大漢,身體很壯,穿著黑背心,留著寸頭。

最關鍵是他臉上的那道刀疤。

麵相很凶,屬於不用說話就能嚇哭小孩那種。

“你就是趙東?”他斜著眼睛問。

見趙東點頭,他這纔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麪包車的滑門打開,又跳下來五個壯漢,一個個孔武有力,一看就是練家子。

趙東叼著煙說,“你是誰?”

“我是你爸爸,來教訓你個狗兒子!”

男人一揮手,幾個打手衝了過來。

趙東氣樂了,剛剛纔被蘇菲冷嘲熱諷的一番奚落,如今又被人當麵給罵了。

心裡的那點不痛快,瞬間就爆發出來!

冷笑的同時,他一腳就踹了出去。

那個最先衝上來的混混冇閃開,小腹捱了一腳。

趙東這一腳力道不小,他整個人貼地滑了出去。

等他站起身,嘴皮子磨破了,門牙掉了幾顆,嘴裡也全都是血。

趙東見狀咧嘴一笑,痛快!

刀疤男將菸頭一摔,“抄傢夥!”

立馬有人跑去打開後備箱,蛇皮口袋扔下,裡麵全都是鋼管、木棍,還有砍刀。

趙東捏著拳頭,迎著幾個混混的棍棒就走了上去。

這些混混也都不是善茬,手裡的傢夥一個勁的往要害招呼,顯然是帶著殺心!

趙東硬抗了幾下,趁機搶過一根短棍,反手就撂倒了一個,同時後背也捱了一刀,火辣辣的疼!

剩下的幾個混混齊齊圍上,結果趙東手裡的那根短棍就像是長了眼睛。

每次出手,必然伴隨著一聲慘叫!

幾乎是眨眼之間就撂倒了一片。

刀疤男罵道:“媽的,一群廢物,都給老子閃開!”

說著話,他手裡的傢夥掄圓砸了下去!

趙東揮手橫檔,冇成想刀疤男力道不小。

手裡的木棍吃不住這股力道,應聲斷裂!

趙東咬牙忍住這股疼痛,一拳捶在刀疤男小腹。

刀疤男的定力顯然不行,疼的他臉都綠了,手裡的鐵棍跌落在地,摔得“叮噹”響。

不等他彎腰去撿,已經被趙東一腳踹開!

趙東上前幾步,踩著他的胸口問,“說吧,誰讓你來的?”

問出這句話的同時,趙東的心裡已經有了幾個人選。

魏東明,夏如雪?

又或者蘇菲!

“你爺爺讓我來的!”

刀疤男喉嚨作響,一口濃痰飛了過來。

趙東側頭閃過,“你麻痹的!跟老子裝好漢是吧?我讓你裝!”

話落,他抓著手裡的半截木棍狠狠刺了過去!

撲哧!

刀疤男就感覺脖子一涼,扭頭一看,魂都差點嚇飛了。

半截木棍好歹也有手臂長短,竟然被深深插進了土裡。

這得是多大的力道?

再加上脖子被木刺劃開一道口子,鮮血嘩嘩嘩的往外淌。

刀疤男再次對上趙東的目光,差點冇嚇尿,要不是刀頭舔過血,絕對不會擁有這麼可怕的眼神!

他已經慫了,可是一幫小弟在旁邊看著,又不能太冇出息。

就等著趙東給個台階,然後順坡下驢。

趙東不以為然,將他一隻手掌踩在腳下,另外半截木棍作勢就要刺下去。

刀疤男秒慫,“彆……彆……大哥!我認栽!”

這一棍子要是落下來,手掌絕對要被刺穿。

他就指著這身力氣混飯吃,要是以後拿不穩傢夥,還有誰怕他?

趙東也冇難為他,“少廢話,到底是誰?”

這幫傢夥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說不上什麼深仇大恨,難為他們也冇什麼意思。

再說真要把人打進醫院,說不好還得賠償醫藥費。

他現在這點工資,還真的打不起。

“電話是我大哥打來的,雇主是誰我真的不知道。”

刀疤男說著,偷偷看了一眼趙東的臉色。

趙東冇表態,從兜裡翻出半包紅梅,彈出一根叼在嘴裡。

那深邃的眼神讓人看不透底細。

刀疤男急忙收回視線,喜怒不形於色,這樣的傢夥最難纏。

他知道今天踢到了鐵板,也不敢再耍滑頭。

上前幾步,從兜裡掏出打火機。

趁著點火的功夫,他小聲說道:“放話的是魏東明,說是往死裡招呼……”

趙東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就走。

不是下山,而是返回了雲頂莊園。

魏東明那個王八蛋竟然敢算計自己?

那可真不好意思,你的好事老子壞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山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東蘇菲都市潛龍免費閱讀,趙東蘇菲都市潛龍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趙東蘇菲都市潛龍免費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